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1-10-08 15:46

“坏艺术朋友”故事的残酷真相

An illustration of a woman holding a cellphone

记者罗伯特·科尔克(Robert Kolker)在《纽约时报杂志》(New York Times Magazine)上发表了一篇巧妙的文章,标题是《谁是糟糕的艺术朋友》(Who Is The Bad Art Friend?)是有点误导:这里没有朋友。这篇文章的网址以“dorland-v-larson”结尾,更能说明问题。这个故事很快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关注,读者们开始讨论它的道德和意义。

科尔克的故事是一个咄咄逼人的故事。一开始,这种攻击是被动的,源于受人冷落的道恩·多兰(Dawn Dorland),她在Facebook上的熟人、作家同事索尼娅·拉尔森(Sonya Larson)对多兰决定捐肾给陌生人的沉默感到不安。多兰后来得知,拉尔森对多兰的行为十分了解,事实上,拉尔森还写了一篇广受赞誉的短篇小说,故事中,一个多兰式的人物为了这件事纠缠她自己的捐肾者。最终,这种攻击变成了公开的、恶毒的:Dorland指控Larson剽窃,而Larson起诉她诽谤和侵权干涉。一年多以后,多兰提出了反诉,使她得以抓住拉尔森在与拉尔森的作家朋友聊天时恶意嘲笑她的事实。然后,多兰继续——也许现在仍然——纠缠着拉森出现的事件,从未让这个问题平息下来。(根据作家塞莱斯特·吴(Celeste Ng)在Twitter上的说法,多兰向时报推荐了自己的故事。)

多尔兰无疑是科尔克小说中最迷人的人物——在书中出现的三个多尔兰都是可怜而又令人难堪的。第一部是道恩·多兰(Dawn Dorland)版的道恩·多兰(Dawn Dorland),讲述了她自己的故事,向全世界和科尔克讲述了这个故事。多兰在爱荷华州农村的贫穷线附近长大,她告诉科尔克,她从母亲坚强的自立中吸取了教训,同时也把某种排斥和孤立感内化了,这种感觉现在似乎仍在她身上挥之不去。她描写了一个被虐待、创伤和孤独玷污的童年。成年后,多兰的失落感或空虚感似乎表现为一种海洋般的温柔,一种试探性的、充满希望的寻找联系的探索,一种“搭建桥梁”的探索。在无私地将一个肾脏捐赠给一个陌生人的过程中,她将这种倾向提升到了最高水平,将自己与其他需要帮助的人永久地紧密联系在一起,然后为器官捐赠事业而奔走,以激发世界各地的联系之网。

但这种程度的需求,可能表现为苍白和可爱,也可能是苛刻和批判:这是索尼娅·拉尔森(Sonya Larson)饰演的道恩·多兰(Dawn Dorland)。对拉尔森来说,多兰这个角色的问题在于她的需求给别人造成了负担。因为她受到了伤害,受到了创伤,正在寻找爱和接受,其他人含蓄地有义务提供情感和友谊,即使他们对这个提议并不感到兴奋。由于这个原因,多兰变成了罗丝,也就是拉森现在臭名昭著的短篇小说的中心人物,一个傲慢的、有权利的、享有特权的白人女性。对她来说,器官捐献只不过是一种阴谋手段,意在不情愿地吸引其他角色加入她的生活故事中的配角。她是最令人讨厌的那种人,她把索取伪装成给予,把偷窃伪装成施舍,把要求伪装成恳求。

然后是科尔克笔下的道恩·多兰(Dawn Dorland),一个精心设计的阴影和复杂人物,她坐在高高的草丛中,穿着一件印着树叶图案的裙子——在这篇文章中她的唯一一张照片中——几乎伪装了起来。科尔克直截了当地描述了多兰的“阳光般的真诚”和她对拉尔森的报复倾向——“先是一点,然后是很多。”这两种倾向似乎都存在于她的内心,尽管她似乎只意识到前者。他自己的同情似乎在两个诉讼当事人之间来回转换,这对多兰产生了影响,先是光明,然后是阴影,先是光明,然后是阴影。她是一个真正的善良的人,虽然受到了伤害,却坚持自己的立场,反对一群认为她是无名小卒的成功时尚作家吗?还是说她是个披着善良外衣,善于操纵别人的变态?科尔克似乎并不想让读者有完全确定的感觉。

这并不是说他的精细工作阻止了社交媒体对这位女性的一系列决定性评论。这是我对道恩·多兰的描述:人既不是完全善良也不是完全邪恶,她可能也不是;人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们所处时代和地点的产物,她可能是。尤其是现在,尤其是在艺术界工作,特别是在受过教育和倾向自由主义的圈子里,在某种程度上受伤、被冤屈、受伤害会给人一种特殊的印象——不仅是一种印象,而且是近乎无限的侵略许可。永远不能被认为是冒犯的行为,很容易被认为是自卫,因此,将反社会情绪引向社会可接受的对抗的关键是声称自己是受害者。尤其是多兰,她去找拉尔森,拉尔森没有祝贺她最近的善举,她怀疑——没错——这是一段比大学邮件礼仪更冷淡的关系。她不断地寻找可以伤害她的小侮辱——她不断地找到它们。她的报复行动很快就超过了拉森的攻击行动,尽管事实如此。

从这个意义上说,道恩·多兰(Dawn Dorland)可能是这个可怕的、道德上不可理解的社交媒体时代的守护神。这并不是说这最后一幅肖像是一个偶像。它更像是一面镜子。


资讯来源:http://www.manyush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