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1-10-26 08:58

美国白人的死亡被过分夸大了

Illustration of a blurry census form fading into a black background

如果你关注今年夏天发布的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你可能听说过美国白人人口正在自由落体。大,如果这是真的。

统计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美国白人的数量减少了8.6%,也就是1900万。新闻报道称,人口普查史上人口数量的下降是前所未有的,这表明美国少数族裔占多数的未来比之前的预测更加逼近。专家们将其视为政策改变和党派重组的先兆,无论结果是好是坏。一些人明智地警告说,在一个对种族的定义和公众理解可能迅速改变的国家,不要把人口作为命运的假设。但几乎没有观察人士质疑2010年和2020年人口普查报告的差异是真实的人口变化还是仅仅是统计噪音。

评论员们在急着展示他们最喜欢的叙事之前,应该先读一下这些小字。如果他们看到了,他们就会发现,这个夏天引人注目的人物是一个幻觉。白人人口的明显减少是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对种族身份的衡量和分类方案的改变造成的。这些变化旨在通过新的、更复杂的数据收集和分类技术,更准确地衡量美国混血人口的增长,这些技术能捕捉美国人多方面的种族和民族身份的细微差别。但官僚主义的限制和信息传递的失败为公众的困惑铺平了道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一段节目中无意间揭露了白人人数大幅下降的神话。在一场咆哮中,他认为左翼对“白人的灭绝”感到晕头转向,他问道,“这些人都去了哪里?”事实上,数百万失踪的美国白人并没有去任何地方。他们并没有被少数民族所取代。越来越多的美国白人混血儿和孙辈。其他人在2020年被重新归类为多种族,而不是单一种族的白人。

那么,那么多权威人士和评论员是如何得出白人人口下降了8.6%的结论的呢?这种计算源于两个错误。首先是没有认识到白人人口变化的程度,甚至方向完全取决于人们如何定义白人。

许多自认为是白人的白人同时也认为自己是另一个种族的成员或拉丁裔。因此,白人可以有四种不同的含义:(1)非拉丁裔单一种族的白人;(2)非拉丁裔包括多种族的人;(3)包括拉丁裔在内的所有单一种族的白人;

根据第一种也是最狭义的定义,白人人口确实减少了2.6%,而不是8.6。在第二个时期,它增加了1%。根据最后一个也是最宽泛的定义,它的增长幅度更大,为2.6%。只有在很少使用的第三种定义下,才会达到8.6%的急剧下降。

哪一个是最准确的?人口普查数据中对白人的标准定义是最狭隘的,不包括既有白人又有种族或少数民族的人。这遵循了每个人都应该属于单一种族或民族的观点,并遵循了管理和预算办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最近于1997年更新的种族-种族规范。

但在21世纪初,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在一个多元身份和背景普遍存在、绝大多数混血儿父母都是白人的社会里,将既有白人血统又有少数族裔血统的美国人完全排除在白人血统之外是没有意义的。正如我们之前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所写的,这种做法与种族主义的“一滴法则”(one-drop rule)有关,与当今的社会学现实发生了冲突。许多美国人自认为是多种族的,他们集中在社会和经济阶层,更接近白人而不是少数族裔。

第二个导致白色下降神话的错误是会计混乱。分析师无视人口普查局的警告,将8.6%的下降数字与人口普查表格要求人们报告自己种族的方法变化以及人口普查局如何使用这些信息混为一谈。为了更好地评估美国多种族人口的规模和特征,该局在“白人”和“黑人”复选框下增加了一个空格,受访者可以在空格内指定自己的种族。说明书上写着:“比如,打印德语、爱尔兰语、英语、意大利语、黎巴嫩语、埃及语等。”

这些变化似乎产生了一种重新分类:许多在2010年只认为自己是白人的人在2020年被归为多种族,尤其是拉丁裔。在拉美裔中,只被归为白人的人数从2010年的53%下降到2020年的20%。一个在2010年自认为是单一白人种族的拉丁美洲人,很可能在2020年再次选中了“白人”。但她也可能在新的文本框中写下了自己或家人的原籍国。这将导致她在2020年自动被重新归类为多种族、白人和“其他某个种族”,而不是像2010年那样,被归类为单一种族的白人。

从人口普查局每年进行的2019年美国社区调查(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可以清楚地看出,2020年多种族拉美裔人口的急剧增加是由于会计方法的变化,而不是真正的人口或社会趋势。ACS收集和分类种族的方式与2010年人口普查之前十年的方式相同。2019年ACS的最后一份数据是在人口普查前几个月收集的,报告的结果显示,自2011年ACS调查以来,被归类为单一种族白人的拉美裔比例没有变化。

简而言之,对白人人数减少的困惑并不是因为人口发生了变化,而是因为在2020年的人口普查中,许多个人多重身份的细微差别变得更加明显。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人口普查局正在制定一个更全面的计划,以了解混合是如何改变美国的民族-种族轮廓的。但现在还没有。

要清晰地了解混血人口的情况,避免在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报告和评论中出现的种种误解,仍需采取三个关键步骤。

首先,统计局应该公布个人对人口普查有关种族和民族问题的回答的数据,包括他们在种族问题文本框中写了什么,以及这些问题是如何分类的。这将为记者和学者提供他们需要的工具,以区分2020年结果中的真实变化和虚幻变化。它将允许研究人员精确地评估多种族识别的明显转变有多少是由重新分类造成的。它还能让我们对人们如何确定自己的起源和祖先有一个非常需要的详细了解。

其次,OMB需要更新其种族数据收集规则,以便人口普查局允许个人报告混杂的拉丁裔和非拉丁裔背景。在目前的系统中,这些背景是不被承认的,人口普查也缺乏授权来改变其种族问题以识别他们。2015年,该局测试了一个可以克服这一缺陷的种族和民族融合问题,认为它的表现优于2010年和2020年使用的问题。在综合问题中,“西班牙裔”被视为一个种族类别。个人可以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情况下查看尽可能多的种族-种族类别。这将极大地改变美国人对混血儿的看法,因为我们从出生数据得知,目前最大的混血儿群体是拉丁裔和非拉丁裔白人。没有理由等到2030年再进行下一次人口普查。现在,管理和预算局的一项规则改变将允许人口普查局在其年度美国社区调查中立即收集更好的数据。

第三,该局应打破强调种族和种族类别相互排斥的长期传统,即每个人只出现在一个类别中。诚然,这样的方案有简洁的优点——所有的百分比加起来都是100。但这种整洁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因为它压制了身份认同和群体从属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些部分对来自不同背景的美国人在社会和心理上都有意义。

理查德·阿尔巴、莫里斯·利维和道尔·迈尔斯:少数民族占多数的美国的神话

这些变化将使我们有可能更准确地统计美国的民族和种族群体,并彻底理解由于日益扩大的混合所带来的社会变化。例如,人口普查数据可以用来比较和对比混合的美国白人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的向上流动和融合。我们可以更明确地了解哪些美国混血群体面临主流社会的障碍,哪些群体面临着丰富的机会,以及原因。

美国长期以来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现在也正在成为一个多种族人民的国家。关于种族-种族的进化如何定义我们的现在和塑造我们的未来,有很多需要理解和传达给公众的东西。这就需要人口普查局提供更准确、更细致的混合数据。这还需要我们其他人摆脱陈旧的零和视角,即白人的损失和少数人的利益,这样我们才能看到21世纪充满万花筒般活力的种族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