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1-10-26 14:34

冈瑟是如何打破第四堵墙的

James Michael Tyler at a celebration for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Friends' in 2014

在《老友记》第四季中,罗斯又要结婚了。在他的单身派对上,乔伊和钱德勒为谁做他的伴郎而争吵。他们的争吵逐渐演变成一件小事,直到受够了的钱德宣布他们的一位客人,他们最喜欢的咖啡店的咖啡师:钱德说,他结婚的时候,他只会请甘瑟做他的伴郎。

甘瑟习惯于成为朋友们各种各样屈尊俯就的对象,他认为这是一种所谓的荣誉。“我姓什么?”他问钱德勒。钱德勒是阻碍。“……中央珀克?”他答道。

在《老友记》的10季中,冈瑟一直是完美的配角。他经常只是呆在那里:在中央咖啡馆(Central Perk)的柜台后面工作,在朋友们举办的派对上站在周围,即使是在他被推到前台的时候,他也会站在后台。但是昨天因前列腺癌去世,享年59岁的演员詹姆斯·迈克尔·泰勒并没有在剧中扮演甘瑟。相反,他扮演了一个被边缘化的角色甘瑟。这就完全不同了。甘瑟本来是情景喜剧cliché的主角,泰勒对他的投资让他痛苦地意识到自己被排除在该剧封闭的主要群体之外。冈瑟总是在他们的轨道上,但从不在他们的世界里——他敏锐地意识到这种脱节。在朋友的生活中,虽然没人告诉你生活会是这样,但一切都是一样的。甘瑟却不是这样。通过他,现实戳穿了《老友记》欢快的幻想。

甘瑟就像朋友一样,直到他不是。他和乔伊一样,一直都是一个苦苦挣扎的演员。(他在《我的孩子们》中扮演布莱斯……直到这个角色在一场雪崩中被掩埋。)他像罗斯一样爱上了瑞秋。他的工作就是个笑话;他打破了;他的爱情生活已经结束了。他提醒那些不上情景喜剧的人,生活实际上是如何运转的。剧情进行到一半时,乔伊在中央公园咖啡馆发现了一辆保时捷的钥匙。他问冈瑟钥匙是不是他的。“是的,那是我开的车,”冈瑟简洁地回答。“我一小时挣4美元。我存了350年。”

情景喜剧需要明星和背景人物来讲述他们的故事,大多数配角都不会质疑他们的边缘化。但是阿甘呢?甘瑟对此很痛苦。他是这部剧随意性的化身,也是老友们狭隘思想的化身:这六个人对那些不属于他们小世界的人非常不好奇。在纸上,冈瑟经常是一个笨蛋,一个欲望和失望的纠结。实际上,从泰勒扮演他的方式来看,他是剧中最具人情味的角色,也可以说是该剧的道德舵手。当钱德勒透露,他不知道多年来几乎天天见面的那个人的全名时,这个玩笑并没有以甘瑟为代价。在钱德勒家。

Tyler并没有简单地传达Gunther的沮丧;他部署它们。他的表演传达了对隐身的愤怒。在《老友记》第三季的一个场景中,甘瑟看到一个男人在中央咖啡馆约瑞秋出去。他回到一间储藏室,在视线之外;很快,观众就听到了玻璃破碎的雷鸣般的声音。冈瑟出现了,咖啡馆的顾客们都震惊地盯着他。“我掉了一个杯子,”他苍白地说。

观众在冈瑟身上看到的和他们被阻止看到的相互作用,给冈瑟的性格带来了非凡的辛酸。关于冈瑟,无论是他的浅色头发还是他的荧光服装,都表明他渴望成为关注的焦点。然而,总的来说,这部剧让他只能呆在幕后。在《老友记》中,冈瑟扮演的是一个重要的陌生人:一个你在生活中可能经常遇到的人,但在任何有意义的意义上,你都不认识的人。观众接触他的方式大致与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偶然接触的人一样。钱德勒可能懒得对他好奇;然而,对于观众来说,他是一个引人入胜的事实混合体。我们一下子就知道他会说一口流利的荷兰语。他非常机智。(“嘿,伙计,这是家庭聚会,”他尖刻地告诉一位只穿短裤不穿内裤的顾客。“把老鼠放回屋子里。”)他爱上了瑞秋。他必须想办法接受他的爱将得不到回报的事实。

读:温顺的人将继承波尼族

冈瑟是剧中的一个背景角色,他知道,在另一部剧里,他会是主角。虽然泰勒没有很多台词,但他用了他能给冈瑟的台词让冈瑟有了第四堵墙的口才。特别是当《老友记》进入最后几季时,泰勒给这个角色注入了一种讽刺的自我意识。看着冈瑟,我们就会怀疑他在看着这些平淡上镜的年轻人,同时也在看着我们。他也是一个观众。他存在于一个模糊的空间中,似乎徘徊在剧集的世界和观众所居住的世界之间。泰勒给了冈瑟一种希腊合唱的感觉,或者说是旁白的感觉:他看到了舞台上狂欢的本质。他知道《老友记》是在兜售幻想。但他也知道,他可以在幻觉中有自己的时刻。在第四季中,乔伊来到中央咖啡馆找钱德勒。冈瑟冷静地看着他。“我以为你是钱德勒?””他说。“但是,嗯,你们中的一个在那边。”